给西安艺术高级中学招个学生至少提成3500 元 中招幕后利益链大曝光!

  日前,西安市已公布中考成绩和普通高中学校录取最低控制线。2021年西安市普通高中招生计划统筹高中阶段教育协调发展,继续巩固落实职普比4:6政策要求。以2020年西安市中考录取率为60.9%推算,意味着今年8.4万中考生中,将有3.2万余人成为所谓“线下生”。于是,以民办教育为主体的职高和技校的招生领域成为焦点的同时乱相迭生。

  在这场抢人大战中,部分民办学校为了多招生,不惜用支付高额回扣的办法来抢夺生源。几乎所有的“线下生”及家长不知不觉地在择校过程中,被巨大的无形招生利益链所包围。也许你缴纳的定金或第一学期的学费,已经作为返点被“招生团队”收入囊中。尤为震惊的是,一些公办学校校长,年级主任,班主任的身影也不时闪现其中……

  

西安中招利益链曝光!你被潜规则了吗?

 

  中招现场资料照片(文与图无关)

  揭秘“裸奔中招利益链”里的潜规则

  早在2007年“招一个学生老师提成千元”北京某民办高校的一纸律师声明,引起全社会对“招生回扣潜规则”的关注。十多年后的今天,这种现象不但没有改善,反而从高考向中考阶段蔓延开来。

  招生团队:一线的“生力军”

  有知情人透露,“招生回扣”是民办学校招生工作中存在的普遍现象。不少民办学校招生时都会与负责招生的老师签订所谓的“招生提成协议”,承诺每招一名学生老师可以得到多少提成。更有大量所谓专业“渠道招生团队”在每年的中高考前,成为无孔不入的一线生力军,游走于每一个有“商机”的地方。

  据了解,民办学校平均每招收一名学生的前期投入主要用于支付广告、宣传费用和招生老师的“提成”。一般民办校每学年的学费约为六七千元,大多数情况下,民办校学生进校第一学期所交的学费,基本成为了自己的“招生工作费”。很多学校招生工作开展得不好,会邀请“渠道招生团队”合作,后者在省内以及省外都有固定的招生地区。

  据某渠道负责人透露:一般都是团队直接替学校收取第一年的学费作为回报。对于一所职业学校来说,除了学费以外,有的职业学校国家还会予以学费补贴,餐费、住宿费、校服、学校超市等等都是收益,看似提成很高,有的学校一学期学费一万五全部返给我们,但是算总账他们还是不亏的。按一万元的招生收入来算,我们会分给提供生源的学校校长,年级组长,班主任老师、中间介绍人,以及学生介绍来的都有提成。因此别看一万多的费用,一层一层分下去,其实对于我们整个团队来说,利润也就不到40%。像现在很多学校都会给本校的毕业生引导 “老带新”奖励2000元,这都属于最底层的奖励政策。据我所知今年的行情,按照近期招生比较活跃的西安外事技工学校、西安现代电子职业学校、西安东方职业高中、西安虹途学校、西安远东补习学校、西安艺术高级中学、西安市明珠职业学校等来看,提成大都在3500元以上。

  公办教师:幕后的“主力军”

  “介绍学生、收取回扣”早已成为公办教师和民办学校配合默契相互牟利的潜规则。为了抢夺生源,一些民办学校想尽办法联系公办学校教师推荐“线下生”,暗中给予公办教师一定回扣,已成了民办学校招生的常态手段。

  调查组连日来在调查中发现,尽管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三令五申禁止“把学生当成商品”这一行为,但巨大的利润驱使下,许多公办教师不惜铤而走险乐此不疲。

  调查组暗访时以公办学校人员身份致电西安远东补习学校,该校招生主任表示:推荐一个孩子报名,可以给到5000元甚至更高。

  另据某校招办主任透露:中学校长、年级主任和班主任有不同的回扣模式。推荐学生报名,每人在2000-3000元之间,如果一个中学班级有10名以上学生报名,提成至少4000元。当然还要提前打点学校领导,教务主任往往只需一个数千元的红包,毕业年级班主任则不论参与与否,都会有购物卡和礼品在见面会前奉上。校长则按全校学生报名人数拿人头费,“我们一年送他们十几万很正常。”

  

西安中招利益链曝光!你被潜规则了吗?

 

  一般名校校长参与的很少:因为他们不差钱。普通学校的校长更容易接受回扣,甚至还有一些教育界德高望重的老校长,也收受红包。

  如何让学生知道自己学校的招生信息呢?每年公办学校的招生报告会,成为各个招生的民办学校走进校园的最直接,最有效的宣传机会。经过层层利益输送的铺垫,各公办学校每年考试前的5/6月份,学校会安排全校应届生集体在报告厅举行见面会,这种会议成为民办学校自我宣传主场。在场的班主任和学校领导顺理成章的在报告会期间进行定向推荐。

  

西安中招利益链曝光!你被潜规则了吗?

 

  接下来的一两个月里,经过各种信息洗脑,学生和家长们就会陆续去这些民办学校参观,咨询,直至报名缴费。面对紧张的考前倒计时的来临,大多数师生都在全心全力进行冲刺,而利益链上的相关人员更操心的是最终报考名单的尘埃落定。

  校长、年级组长、班主任之间,回扣金额互相保密——这是招生办有意为之的分化政策;校长如果知道下级拿钱比自己多,或者班主任发现自己辛苦拉学生却成了“为领导服务”,心理都会不平衡。有时还故意用激将法让老师们相互攀比。

  “你们根本不用去采访收受回扣的老师,即便是没有参与的同行对这个敏感话题也会避而不谈,或坚决否认。在我的业务生涯里,没有遇到过教师拒收回扣的。有第一次打交道的年轻教师可能刚毕业还会拒绝,慢慢的看着身边的其他同事都收,第二次第三次就心安理得地收了。一些老教师为人师表的观念重一些,会叮嘱:你们一定要把学生管好啊。一些中青年教师则往往简单粗暴:别人上次说给我4000元,你才给我3000元。个别学校负责人干脆哪个学校出价高,就把学生往哪里送,完全不考虑学生的前途命运。”

  

西安中招利益链曝光!你被潜规则了吗?

 

  调查组从部分匿名从业人员提供的微信对话截屏中发现,一场“裸奔”正在中招整条利益链里上演。西安不少职业学校都直接或间接与各中学的相关人员私下联系,以高额回扣换取生源。学生中的很大部分几乎被老师“卖”给了职业学校。

  从这些赤裸裸的对话中,无法想象这个潜规则的市场里,将会推算出一个什么样的天文数字。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班主任老师告诉调查组:今年中考前,好几所职高和技校的招生人员都找过他,只要他“推荐”一名学生,就可以给他价格不等的“辛苦费”。

  为了拉学生去定点学校报名,部分老师成了职业推销员。老师会在班上看似无意地频繁提到,报职高可以去某某学校,教学质量比较好;还会和颜悦色地给学生开小会,找机会让家长带去看看那里的环境。

  学生去相关学校报名,看似自愿,但在该学校的报名表上,需要填写学校和班级名称。在此之前,老师已经把班上学生的名单给了这个学校,该校会把学生的报名表与班主任提供的名单对照,计算老师的“业绩”。家长的联络方式也被学校提供给对方,以便营销电话轰炸。

  家住北郊的初三学生家长郑先生就给调查组反映:五月中旬孩子突然回来说班主任给推荐要到一个学校去参观。孩子学习成绩不理想,家里人为此也挺着急。最后选了一个周末,我陪她去那个学校看了看,参观之后各方面还都算满意,当场就交了三千元定金。之所以这么快就做了决定,是因为我对这所学校有印象。她们班主任有时会在自己朋友圈发一些相关招生学校的一些信息。

  

西安中招利益链曝光!你被潜规则了吗?

 

  “潜规则”如何不再疯狂裸奔

  一位民办学校负责人认为,民办学校与公办学校不同,没有财政支持,也没有统一的招生平台,是完全按经济规律运转的市场行为。民办学校招生可以看作是一种“市场营销”,为了“促销”而给老师“提成”符合市场经济规律。

  相关法律界也认为,民办学校的“招生提成”并不违法,但它可能和一些人的道德观念相抵触。

  那么,我国法律对教师收取招生回扣这一行为,是否有相关的惩处规定呢?

  观点一:教师利用职务之便,为民办学校或校外培训机构发动、组织生源,收受其给予的财物,数额较大的,必然严重损害人民教师的形象和教师职务的廉洁性,损害学生的健康成长,损害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从主、客观方面均符合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特征,应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论处。如果受贿数额不大,且无其他恶劣情节(如胁迫、欺骗学生,影响恶劣、后果严重),则属一般受贿行为,不构成犯罪,不追究刑事责任,可责令其交出非法所得,并给予适当的行政处分。

  观点二:在适当的时候,立法机关或最高司法机关可以对此进行专门立法,或作出专门的司法解释,使有关部门在执法过程中有法可依。

  西安高新某艺术职业学校校长表示:学校就像是一台良性运转的机器,校园环境好、老师教得好,学生和家长的满意度都很高,慢慢的就会有好口碑,转介绍自然会有。现在学校的学生很大一部分都是转介绍来的,其余参加每年的中招咨询会后就会报满。

  一般本校学生或者老师介绍来的,学校都会给奖励政策,但是绝不会过高,最多就是一两千块,不然性质就变了。

  同时,该校长建议家长,遇到某些职业学校抛出高额的返点的橄榄枝,一定都要谨慎。因为,巨额返点的背后反映出的必然是学校管理问题。要么就是管理混乱,校风太差;要么就是师资与宣传不符,学生学不到真正的知识和技能。

  “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办出水平和特色,才是各民办学校生存和竞争的根本”该校长语重心长地总结道。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